王婆文学网 > 大周王侯 > 第一三五二章 幕后人物
????午后时分,马青山带着几名亲兵策马驰往涿州城东北角的一处辽军的角营。这里被马青山划拨给了一队兵马驻扎,然而这一队兵马却并非马青山的属下,也不属于攻城的任何一名将领所属。

????角营不大,可容纳的兵马不足千人。所谓角营,顾名思义便是城池角落的军营。这种营地一般不大,这是在需要重点防御的城池常设的一种营地。这是防止城墙防守产生死角,城墙交接之处很容易被两面城墙的守军都忽视,设立角营便可解决这方面的担忧。

????涿州作为的边镇重镇,自然设有这样的角营。因为地处偏僻,这里往往很少有房舍商铺存在,倒是僻静的所在。

????马青山在街道尽头下了马,前方便是高大的院墙围绕的军营,一道大门在侧首朝南开着,门口数十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正在警戒。

????马青山快步走近,门口兵士警惕的看着他,但一名将领模样的人认出了马青山。

????“马将军怎么来了?这是要见我家大人么?”那将领拱手上前问道。

????马青山微笑还礼道:“正是,烦请将军通禀一声林大人,就说马青山求见。”

????那将领笑道:“不用通禀了,我家林大人交代了,马将军午后必来,直接请进去便是。”

????马青山愣了愣,旋即笑道:“林大人料事如神,连我要来此都算到了。哈哈哈,既然如此,我便进去了。”

????那将领让开道路,伸手道:“马将军请!”

????马青山微笑点头,举步进了角营大院。角营虽不大,但也是可容纳上千人的军营,进了院子便看到一片平整的校场,方圆也有百步。校场四周大树参天,虽是秋日,但依旧郁郁葱葱。东首建有一排排的房舍,掩映在树木之间,那便是兵营和库房所在之处。北侧有一座大宅子单独矗立,那便是此处军营的公房所在之处了。

????马青山径自穿过校场往北走,不过他的目光却被校场上一群数百人的兵马所吸引。他们此刻正聚集在西首的空地上训练,在十几名教席模样的人的率领下,手持狭长的长刀赤着上身正自训练格斗砍杀的招式。

????马青山被这番景象所吸引,不觉放慢脚步看着这群人。但见他们一个个身上黝黑,一块块腱子肉鼓起,在秋阳照耀下,汗津津的身体上像是抹了一层油。看上去便是一群浑身蕴藏着爆炸般的力量的健壮兵马。他们手中的长刀比之大周正常所用的长刀要长处半尺多,刀身更薄更狭长,舞动起来金光闪动,加之他们动作整齐划一,姿势矫健灵活,着实赏心悦目。

????在十几名教席的带领下,这群兵士舞动长刀虎虎生威,身姿矫健腾挪,劈砍撩刺,招招凶狠。舞到酣处,数百兵士大声呼喝,齐齐腾空纵跃,长刀在空中划出数百道金光劈砍而下,就连空气中都带了隐隐风雷之声。长刀砍中地面,烟尘四起,泥土飞扬,气势着

????实摄人。

????“好!”马青山看的热血沸腾,情不自禁的喝了声彩。这一声喝彩声甚大,众士兵收势而立,竟无一个回头看一眼,就像是没听见一般。

????马青山心中叹息着想:“这才是精兵,身体健壮,武技高强,兵器锋利,且纪律严明。倘若是大周边镇的兵马,自己方才那一声喝彩早已赢来了无数的回头。但这落雁军的兵马便绝不会走神,他们不是没听到,而是军纪不允许他们分神罢了。”

????想着这些,赞叹着这些兵士的精干强悍,马青山快步走到了公房大宅之前。没等马青山向门口的兵士说话,公房门口,一个身材魁梧的黑甲将领已经走了出来,朝着马青山拱手道:“马将军请进,我家大人在堂上等着你呢。”

????马青山当然认识此人是谁,这个人便是林觉身边的亲卫营指挥使孙大勇。

????“多谢孙将军。”马青山忙还礼,孙大勇笑着侧身,引着马青山进门。

????从秋阳明艳的屋外进到屋子里,眼睛一时不能适应。马青山眯着眼睛朝四周看,却听一个爽朗的笑声响起。马青山的眼睛很快适应,林觉的笑脸也在眼前慢慢的清晰起来。

????“马将军,情形如何啊?”林觉全身上下也是全副武装,穿的也是黑色的大周制式盔甲。但这身盔甲 穿在他身上,倒不像是作战的战衣,而像是唱戏的行头。好看有余,威武不足。这都是相貌生的太英俊惹的祸。

????“在下见过林大人。见过各位将军。”马青山连忙躬身行礼,适应之后的眼睛也看到公房中或坐或站的五六个将领的身影。他们都是林觉手下的落雁军将领,马青山也早已跟他们都熟悉了。

????众人齐齐还礼,林觉待他们忙活结束之后又问了一句:“马将军,情况如何啊?他们离开了么?”

????马青山呵呵笑道:“在下对林大人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,正如林大人所说的那般,我将林大人教我说的那些话跟他们说了之后,他们反而一个都不肯走了。我本以为他们会立刻带着部下离开的。我低估了我大周将领们的血性,他们绝非贪生怕死之辈。倒是林大人对他们比我还了解,事情完全在林大人的掌握之中。当真神机妙算啊。佩服佩服。”

????马青山满脸诚恳状,一叠声的说着佩服。

????林觉哈哈大笑道:“也就是说,你叫他们离开,他们反而不离开了是么?”

????“正是,他们都愿意和辽人死战,不计任何代价,哪怕是战死也在所不惜。”马青山道。

????林觉点头而笑。马青山道:“多亏了林大人运筹,一切都如林大人所言的那般,出兵时我着实怀疑这样一直强拉来的兵马能有何等作为,林大人说一定能攻下涿州,在下却是很怀疑的。事实证明,林大人高瞻远瞩,于领军作战和运筹帷幄上比我可高明百倍了。”

????林觉摆手道:“那也不是什么

????高明百倍的事,只是我早已侦察探明,涿州兵马只有两万步兵驻扎,且每日修筑城墙忙碌不休,充其量只是两万工兵罢了。辽军主力已然调集前往中京道,辽人以为和大周和议之后便可高枕无忧,他们岂会料到会有大周兵马私自出兵?这次攻城得手,其实是以多打少。这种情形下倘若还不能拿下涿州城,我们这些人的脸往哪放?”

????周围一群落雁军将领都轰然大笑起来。他们都是跟随林觉此次出山的将领。

????马青山跟着笑,大声道:“兵力多也未必能胜,否则北征三十万大军何至于败北。关键还在于作战的手段才是。若不是落雁军一干兄弟率先突破城东城墙,打开缺口,又抢夺北城城门,岂有这次大胜。这一点,我还是知道的。林大人也不必过谦。只是我有一点不明白,林大人为何要我这提出允许让众将离开的建议,难道大人便不怕这些人真的率兵离开么?倘若他们都走了,那剩下的这点兵力能干什么?”

????林觉笑道:“马兄弟,你还不明白么?一直兵马的战斗力的强弱,可不仅仅是装备和人数,恰恰反而是士气和凝聚力。一只目标涣散人心不齐的兵马是走不远的。你们从霸州拉出这只兵马的时候便用的是欺骗和强迫的手段,所以,其实众将领是被迫作战,心中是不忿甚至是愤怒的。但好在涿州城防破损,守城的辽人也是一些没什么作战能力的兵马,所以我才默许你们以那种方式拉出这只兵马。因为我知道,这一战只要不出大的差错,应该会十拿九稳。一旦大获全胜,士气立刻便会高涨,结果你也看到了,胜利之后的兵马跟之前可是判若两军了。”

????马青山点头道:“可不是么?将士们都士气蓬勃,我从未见他们这么扬眉吐气过。”

????林觉笑道:“那就是了。但是上午我跟你说了,士气高涨是短暂的,根本性的凝聚力不能解决,将领们心里的疙瘩不解开,军心还是涣散的,便走不长远。所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我才让你开诚布公的跟他们摊牌,允许他们自由选择。这么做的目的其实是给予他们尊重,修复你们之间的隔阂。同是大周军中将领,其实你们的心意和感受都是相通的,欠缺的便是这种尊重和沟通。你和韩将军都是视死如归视尊严为生命的人,那些将领也都是如此。所以你们会很容易产生共鸣。我之所以笃定他们不会离开,那正是因为知道这些人心中所想的其实跟你和韩将军是一样的。只不过他们没有你和韩将军这般果决罢了。当然了你和韩将军也是被朝廷逼迫而为之,少了一条退路。那些人都有退路,这也是他们扭捏的原因。不过在攻下涿州之后,情形已然有所不同,他们已经踏出了这一步,便不太可能走回头路。再者,他们尝到了复仇的滋味,怎肯去当缩头乌龟。故而我才断言他们不会离开,但有血性之人,但心中还有义气之人,都不会在这时候退出。”